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学园地 -> 法官札记

上访户送我毛线鞋

  发布时间:2010-10-20 15:37:59


    一双毛线编织鞋,在我办公室放置近两年后拿回家里,无比珍爱,不仅仅因为,这双鞋在我腰椎疼痛时,缓解疼痛立下的功劳,还有我与上访户的那段特殊经历。事情还得从两年前说起•••

    一起拖欠建筑材料款纠纷,被中级人民法院发还重新审理,刚分到我手中,以前工作过单位的老上级、老同事以及系统内有关人员交待:案子简单的很,原告利用假证据骗人钱,要求关注。

    原告起诉被告个人(包工头)拖欠材料款2万多元,有被告聘请的工作人员出具的欠条,可被告来院表示:原告是个刁民,通过发包方施加压力送材料,取款时骗不知真像的工作人员打了欠条,工作人员不知道,此前已经付过的款项超过此数字,有付款证据,实际不欠款,还“信誓旦旦”的表示:法官,只要案件凭良心审,还我公道,我可以五倍的支援法院建设,但决不能容忍骗子得逞!我从事建筑行业十几年,从未拖欠别人一分,名声要紧呀!只有咱吃亏的事,还会坑穷人们一分钱?请法院一定还我公道!

    原告是个五十开外的老实汉子,他老婆却凶蛮的很,在走廊大呼冤枉,进门就撤泼恶叫,“叫嚣”要到中央上访,怎么劝都听不进去,还没有审判就认定法官肯定会迫害他们。我自认为有“钻研法理、善良公正”的“办案法宝”,曾经吹嘘“什么难案都不怕”、“什么棘手的事都能化解”,在这个女人身上却显得苍白无力,任凭你诚心、耐心、公心、苦口婆心,人家都不认,一哭二闹三找领导;为了查明事实,我动员双方进行司法鉴定,对材料、付款进行全部财务资料鉴定,被告积极主动,原告坚决不同意,每次大吵大闹,因为鉴定材料的异议,鉴定机关退回鉴定委托;更让我内心“确信”:这软硬不吃的女人,肯定是想骗人家的款,不讲理呀!

    一拖再拖,一调再调,没有结果,问题到底出在那里呢?从那女人每次出门时都双手合十、虔诚念佛的习惯动作,我知道她信奉佛教,就开始转换了招数,撇开案件,先从善良、无欺的佛言、法理引导,诚心地向那女人表态:“如果你真想赖别人的钱,菩萨不会保佑你的;如果被告真欠了你的钱,相信法律会和菩萨一样保护你;如果你怀疑审判案件的法官偏私不公,请你到佛前询问佛祖后诅咒她•••”,又和她家长里短的聊天,这女人终于缓和了目光,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讲起了她拉石子的经历:“风里雨里一年能挣两、三万块,狠心的老板还要扣掉些,别人都认了,我咽不下这口气,全家人伤透了心,卖掉了车再不运输了,老二一气之下考了大学法律系•••,闺女,俺乡里人吃饱了撑的,去坑老板呀?就是上访到中央,我也要讨回公道!”

    好家伙!双方都坚决讨要公道!我叫来包工头做工作,假装“套瓷”套近乎,包工头“很老道”地表示:“有高人支招,原告起诉主体错误,我个人欠他什么款呀?是单位欠的,我故意不吭声,你们判原告输就算了,如果判我输,我再上诉,原告诉讼主体错误中院必须再发还,拖死他•••”等。

    让我心里一惊!没有想到还埋着这“地雷”哩!

    原告不懂法理,如果再让原告增加诉讼主体等,会增加新的不良后果,我带书记员和开发单位联系,让他们出具说明资料,开发单位把施工单位的名称、承包人、付款进度等情况出具了证明,我通知包工头看了看证明:“如果认为原告起诉错误,我们依法处理,但是,再起诉败诉可能性很大;如果调解,法院愿意再提供平台”等,包工头表示同意调解,原告的老婆表示也同意调解,双方自愿形成和解协议,包工头表示一星期给钱,原告看到白纸黑字,清清楚楚,主动办理了撤诉。我长长舒了一口气:上访案化了!

    天有不测风云,被告第二天来我办公室大发脾气:“你真能呀!你比多少人都能!主动替老婆子取证,当青天哩?!当吧!案子结了,你高兴了吧?我非拖上半年再给钱,让你高兴吧!!”

    打被告电话不是不接就是关机,今天通明天不通,我向原告瞒住了消息,甚至准备自己偷偷先垫钱给原告,等被告拖到一定时候付款时再弥补自己的损失;那女人来催了几次钱,没有等我说明情况,就“很老道”地说:“妹子,知道他又拖延俺哩!俺不着急,俺慢慢等吧!俺学习法律的儿子看了协议,他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,大不了再等一段时间,让你操心了呀!”。

    几个月后终于拿到了和解的款项,原告老婆硬放到我办公室一双毛线编织鞋,动情地说:“妹子,你一坐一天,太辛苦了!累了穿穿这毛线鞋吧!俺乡里人没有其他本事,这一针一线是俺自己织的,比皮鞋舒服!你收下吧!我在佛前替你保佑”等,赶不上她,随手把鞋子放到了桌子下。

    常年的负案劳作,让我突发腰椎间盘疾病,疼的无法站立,开庭需要两个人扶着,案件太多又不舍得休息;皮鞋底子硬,走路横竖感觉不得劲,我突然想起了桌下放置了近一年多的毛线编织鞋,拿出来一看:一寸多厚的海绵底,整齐的针脚,厚实的针型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穿在脚上,温暖、舒适、轻巧、不进风,伴我渡过了最难受的时光。

    腰病缓解了,我将毛线鞋拿到家里,洗洗干净,放置在鞋架最显眼的位置,腰部不适的时侯穿穿,有时突然心血来潮,不疼时也穿上在屋子里走一走。我问自己:法官穿当事人送的鞋,这叫什么话呀?反过来又想:官民连心,司法和谐,也算是正常吧?


关闭窗口


民意沟通信箱:jxq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20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