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学园地 -> 法官札记

磨房与碾硙

  发布时间:2015-12-01 10:54:13


    有个关于德国磨房的小故事,想必大家耳熟能详了。故事大意是,德国君主威廉一世有个波茨坦行宫,行宫边上有个小磨房。威廉一世嫌磨房挡着视线,要磨坊主拆了。磨坊主不干,于是威廉一世下令强行拆除。磨坊主要斗争到底,把威廉一世告上法院。法院不但受理了,而且还判威廉一世败诉,修复磨房并赔偿损失。威廉一世只好照办。后来磨坊主和威廉一时都死了,小磨坊主和威廉二世分别子承父业。小磨坊主手头紧,要卖磨房,威廉二世仗义疏财,并嘱托小磨坊主把磨房作为德国法治精神的象征世世代代保存下去。

    这个故事流传甚广,好多专家学者都把这作为西方文明如何先进,法治如何进步的例子大讲特讲,顺带批判一下强拆问题。某些官方媒体也跟着传播,鼓吹西方多么高明。很少有人去考证此事的真伪。而该故事版本颇多,细节之处多有不同,显见捕风捉影之痕,有似以讹传讹。关于法官依据之法律,有人说是德国宪法第69条。笔者特意查了德国1871宪法,第69条共两款,第一款讲的是:“联邦政府提出法律案时,须得联邦参政会之同意,如联邦政府及联邦参政会对于法律案之意见不一致时,联邦政府得将法律案提出,但须将联邦参政会之意见附加说明。第二款讲的是:“如联邦参政会议决之法律案联邦政府不同意时,联邦政府应说明其立场,将此法律案提交联邦国会。 ”那里关保护私有财产什么事。就算整部1871宪法,也没有讲过保护私人财产,仅仅有个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:“德国人民之住宅为其自由居处,不得侵犯,其例外应依法律为之。”这算是最为相近的,但拿住宅来抵抗磨坊被拆,确乎有些风马牛不相及,且与世传“德式严谨”相悖。又有人说是“德国1849宪法第79条第二款”,但严格讲该宪法实际上并未实施。稍有历史常识的人不难想到,德威廉一世、二世皆以穷兵黩武著称,而德国尤以保留大量封建残余为人所诟病,磨房的故事似乎太富于想象力了。

    然而尽管我有颇多疑惑,但以我的浅薄的知识储备,去研究这样一个流传已久的真伪莫辨的洋段子,实在有堂吉诃德大战风车之感。幸而我们有真有学问的学者在,张世明先生在《磨坊主状告国王案》一文中戳破了这一“西洋镜”。张世明先生研究发现,故事的本来面目乃是国王某宫殿附近磨坊通风不良,不利工作,所以起诉国王,国王委托战争和领地法院处理此事。后来这一事件与另外的领主与磨坊主争夺水权的诉讼相编织,产生了这样一个神话般的故事。不过根据张先生的考证,这两个故事均发生在18世纪,而德国在1877年才确立司法独立原则的,所以传闻确乎不实。而国王处理领主与磨坊主争夺水权的诉讼纠纷,当时被作为君主公正的明证,现在反倒证明当时德国远没有达到“三权分立、司法独立”的高度,是明明白白的“人治”,并不比封建时代的中国高到哪里去。

    习近平总书记在《加快推进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》中教育我们:“我们要学习借鉴世界上优秀的法治文明成果。但是,学习借鉴不等于是简单的拿来主义,必须坚持以我为主、为我所用,认真鉴别、合理吸收,不能搞“全盘西化”,不能搞“全面移植”,不能照搬照抄。”一个小故事,不证真伪便被“全盘接受”,拿来作为宣扬西方优越的证据,不是很可笑的吗?

    习总书记又指出:“我国古代法制蕴含着十分丰富的智慧和资源,中华法系在世界几大法系中独树一帜。要注意研究我国古代法制传统和成败得失,挖掘和传承中华法律文化精华,汲取营养、择善而用。”实际上在我国历史上反而有类似的真实判例,绝非杜撰。故事发生在中华法系成熟期的盛唐。权势熏天的太平公主与百姓争夺碾硙,官司打到了雍州司户参军李元纮那里。碾硙就是当时的水力驱动的石臼,与磨房倒是十分相近。李元纮顶住压力判处公主败诉,上司窦怀贞要求改判,李元纮的回答后来流传千古:“南山可移,判不可摇也。”这句话划破历史的长空,直到笔者今天读起,依然感到浑身充满正义的力量。

    西方的磨房案是杜撰的神话,却被大肆传播,我国的碾硙案则有“南山铁案”之称,知道的人却寥寥无几。面对西方外来法律文化,我们是不是应该多一份冷静的态度和理性的思考呢?面对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,是不是应该多一份传承的自信呢?

责任编辑:史翠玲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民意沟通信箱:jxq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20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1